元尊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斗罗之蚀雷之龙在线阅读 - 961章汇合

961章汇合

        面色已经泛红地厉害,宛如盛开的玫瑰,身体失去了力量,更像是没有骨头一般,柔软如同绸缎,完全倚靠在玉天翼的身上。醭

        想要推开,但却做不到,想要起身,被阻止。

        朱竹云抓住玉天翼那只要在她身上为祸,仿佛有着让她失去力量的魔法大手,声音带着一股难以描述的魅惑,哀求道:

        “别再欺负我了...”

        朱竹云甚至都不敢相信,她也能够发出这种声音来。

        埋在朱竹云脖颈之间,呼出灼热的气息,感受着对方颤抖的身体,看着那泛红的肌肤。

        玉天翼仰起头,眼神戏谑,凑到朱竹云的耳旁,吹出一口热气,感受着她越发无力的身体状况,不由得揶揄道:

        “你觉得,我是那种你说住手,就会老实听话的好人吗?”醭

        尤其是在‘好人’两个字上,进行了语气上的加重。

        梦依然呆若木鸡地坐在旁边,尽量让自己贴着墙壁,远离这处是非之地。

        后背贴着冰冷的壁面,让她那不由自主发烫,仿佛是受到了影响的身体能够冷静下来一些。

        她也害怕啊,担心玉天翼会‘兽性大发’,然后她就被殃及池鱼。

        这几日相处下来,梦依然相信,玉天翼就是这么一种人。

        他完全不在乎外界对他到底是什么看法,至少在私底下同女孩子在一起的时候,他不会太过于在乎。

        梦依然可不敢保证,她能够一直这么的安全,玉天翼会一直都规规矩矩地对她。醭

        这一路上走过来,看着朱竹云被玉天翼欺负,都让她看得麻木。

        她现在唯一奢求的,就是玉天翼能够对她视而不见,至少也不要对她又什么意思。

        否则,她也不敢保证,自己会落得一个什么下场。

        玉天翼抱着朱竹云站起身,他托着对方。

        朱竹云明明有着一米七五的高度,颇为高挑,怎么看,都是属于御姐的类型。

        但被玉天翼这么带着的时候,却是显得格外的小鸟依人。

        尤其是在此刻,在作为旁观者的梦依然眼中,玉天翼和朱竹云是真的相配。醭

        玉天翼身形高大,但在这种姿势下,他还是要仰起头。

        而朱竹云,为了保持身体的稳定,她不得不被动配合,伸出双臂,挽住玉天翼的脖颈。

        两人的视线在空中撞击在一起。

        玉天翼嘴角上扬,带着坏,而朱竹云面色熏红,不敢看他,只将视线转向别处。

        如此一副画面,简直可以说是一种画卷。

        是梦依然以前的一些画本中看到过的场景,现在就在她的面前上演,而且她自己也身在其中。

        玉天翼托着,将朱竹云放到了一旁的卧榻上。醭

        朱竹云平躺在那里,玉天翼的双臂张开,双手撑在她面颊两侧,低头俯视着她。

        低头,贴近,越来越靠近。

        朱竹云扭头,面色红得吓人,不愿同玉天翼对视在一起。

        就像是一直通过气味寻找目标的猎犬。

        玉天翼贴着朱竹云吹弹可破的玫瑰色面颊,一点点移动。

        身子紧绷,心脏要跳出身体。

        肌肤上传了的热浪呼吸,痒痒,更像是一种毒药,在侵蚀着朱竹云的意志。醭

        她的身体变得不像是自己所能够控制。

        那种异样的变化她自己最是清楚。

        眼中有些许的茫然,跳过痛苦的挣扎,最后,猛然扭头。

        贴近看着眼前的玉天翼,朱竹云做出一个大胆的举动。

        她伸出双臂,环抱住玉天翼的脖颈,主动贴了上去。

        两人最终完全贴在了一起。

        梦依然在一旁看着,眼睛瞪大。醭

        猜到了开始,也猜到了结局。

        但唯独过程,是她万万没有预料到的,甚至可以说是有着难以相像的巨大出入。

        超出她的了解范畴。

        双脚放在地上,脚趾头缩在了一起,仿佛能够将靴子给用力洞穿。

        啧啧声不大,但是在这空旷密闭的房间中,尤为清晰,能够听得真切。

        梦依然面色逐渐泛红,难以自控,他用手捂着自己的耳朵,不愿意去听。

        但越是如此,反倒是听得越是清楚,她不知道,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儿。醭

        无法理解,也解释不通。

        .........................

        星罗帝国

        白虎城外。

        高大巍峨的城池就在眼前,周遭有着行人走动。

        朱竹云面露诧异之色,不由得问道:

        “你为什么要带我回来?”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