元尊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危险试探在线阅读 - 第三十五章你要走了吗

第三十五章你要走了吗

        荣氏集团。

        网络上关于陈瑶乡和吴凌的绯闻层出不穷,两个人都不出来回应,那些照片无异于实锤两个人恋情。

        陈瑶乡被全网嘲“娱乐圈顶级王宝钏”,各种黑料满天飞。

        陈瑶乡因为谈恋爱不进剧组拍戏,粉丝伤心难过脱粉。

        这场事件还被定为娱乐圈恋爱脑日。

        姜醒看着这些消息,缓缓抬头看向厚重的檀木门。

        荣景叙这次倒是坐的住,没有任何吩咐。

        姜醒在百度搜索陈瑶乡的名字,她从小在国外生活,近两年才回来。

        回来之后便跟在荣景叙身边。

        姜醒之前没少照顾陈瑶乡,放在平时这些事件不会上新闻。

        会在最开始发酵的时候就被荣景叙掐死在襁褓之中。

        事出反常,荣景叙这是腻了?

        姜醒目光正盯着屏幕,董微突然敲门进来,“姐,出事了,陈瑶乡在荣总办公室大闹呢!”

        姜醒随手抓起桌子上的眼镜,迈开长腿匆匆赶过去。

        荣景叙办公室的门开着,陈瑶乡全副武装,墨镜和眼镜准备齐全。

        姜醒推门进来又转身关上门,陈瑶乡正在和荣景叙对峙。

        荣景叙低头点烟,脸色凝重。

        “吴凌人在哪!是不是你把他藏起来了。”

        陈瑶乡往前走两步,抿着唇直呼荣景叙的大名,“你不能插手我的人生,我的生活。”

        荣景叙气涌上胸口,太阳穴突突跳动。

        一旁的姜醒说不上话,她视线看向荣景叙,知道荣景叙这个时候气极了。

        他再隐忍克制,姜醒还是头一次看到荣景叙这么憋屈。

        他点支烟,抬手捏捏眉心,“出去。”

        “我不走,荣景叙!”

        陈瑶乡能在荣景叙面前肆无忌惮耍无赖,荣景叙强忍着脾气,抬手让姜醒去叫保安。

        “她不嫌丢人,让楼下媒体拍个够。”

        陈瑶乡气哭,“你为什么要这么对我?我连选我男朋友的权利都没有吗?”

        “他是真的爱我。”

        黑色墨镜遮住陈瑶乡的大半张脸,她站在那仿佛要碎了。

        姜醒心里不忍,走过去试图拉住陈瑶乡,“陈小姐。”

        “滚开!”

        陈瑶乡猛地甩开姜醒,她死死盯着荣景叙,“你管定了是吧?”

        荣景叙拉开椅子坐下,眼眸里冰冷一片,“是。”

        “我会找到他,一定!”

        陈瑶乡转身跑出去。

        姜醒推推眼镜,“荣总。”

        楼下的确都是媒体,陈瑶乡一向讨厌荣景叙和她的绯闻被人发现。

        可眼下她却要和糊咖吴凌传绯闻,这不是变相打荣景叙的脸吗?

        今天她从集团里落魄离开,恐怕明天的头版头条就是狗血的多角恋情。

        姜醒为着大局考虑向前一步,她还没来得及开口,荣景叙猜出她想要说什么。

        “你去处理。”

        姜醒点头,转身刚走到门口,又听到荣景叙无奈开口,“一会儿提前下班去她那,看着点她。”

        “我知道了。”

        姜醒让人去打点楼下的媒体,又收拾好东西下班开车去追陈瑶乡。

        陈瑶乡一路哭着回家。

        天边夕阳缓缓而落,姜醒停好车。

        奢华别墅在落日下显得更加朦胧美丽,姜醒拎着老旧的黑色手袋走进别墅里。

        她有别墅的密码,一路上畅通无阻。

        姜醒没立刻上去,她在一楼沙发上坐了一会儿。

        楼上传来陈瑶乡崩溃的哭声。

        窗外的天色由亮转暗,整个房间里逐渐陷入黑暗,姜醒抬起手看一眼时间。

        她起身上楼。

        高跟鞋落在楼梯处,越来越近。

        那哭声累了倦了,逐渐停下来。

        陈瑶乡听到有人来了,被子蒙在头上,她轻声抽泣。

        姜醒推开门,发现床上的一团。

        她随手拉一把椅子坐下,安静等着陈瑶乡主动露出脑袋。

        陈瑶乡扛不过五分钟,热的满头大汗。

        她一把掀开被子。

        头发糊一脸,她气愤抽出纸巾擦着脸。

        屋里没开灯,陈瑶乡能看到姜醒的轮廓。

        她穿着土到家的黑色西装,翘着腿,胳膊搭在膝盖上。

        姜醒身上有种说不出来的气场。

        陈瑶乡用力吸吸鼻子,一说话还是忍不住抽动肩膀,“你真是跟着荣景叙久了,如今越来越像他了。”

        姜醒嘴角微微上扬。

        她不甘心地看向姜醒,“你来干什么?劝我放弃?我告诉你,我是不会放弃吴凌的。”

        “你们不懂他,他是个很有才华的人,对我很好。”

        姜醒嘴角的笑意不达眼底。

        她安静听着陈瑶乡说着吴凌对她多好,比荣景叙好上一千倍一万倍。

        姜醒任由她絮絮叨叨的发泄好一会儿。

        陈瑶乡哭的嗓子哑了,说的口渴。

        视线瞥向姜醒,又不好意思开口。

        姜醒起身,身下椅子发出声音。

        陈瑶乡在黑暗中寻她的身影,“你要走了吗?”

        陈瑶乡声音刚哭过,声音颤颤巍巍又脆弱,像是悬在冷风里的珠丝。

        “不走。”

        陈瑶乡听着姜醒的声音,莫名有安全感。

        姜醒啪嗒一声开了灯,陈瑶乡眯着眼睛适应光线。

        她刚睁开眼,发现姜醒递过来一杯水。

        “歇会儿。”

        陈瑶乡装作不情愿的接过来,“谢谢。”

        姜醒又重新坐回去,看着陈瑶乡喝完水。

        “是荣景叙让你过来看着我的?”

        “是。”

        姜醒淡淡一笑,身体往前倾,目光落在陈瑶乡身上。

        她哭的鼻尖泛红,像个可怜兔子。

        姜醒实在对陈瑶乡讨厌不起来,这姑娘虽然在荣景叙办公室里撒泼一阵,姜醒却也觉得她可爱。

        “不过我过来是有件事告诉你。”

        陈瑶乡抬着那双肿成核桃的眼睛看她,“是你让吴凌离开的,对吧?”

        姜醒一挑眉,“这样说也对。”

        陈瑶乡脸色骤然拉下来,又转过身躺在床上,被子盖住脸,“你走吧,你和荣景叙是一伙的。”

        陈瑶乡小声吸吸鼻子,她知道胳膊拧不过大腿,可是心里还是难过。

        她可是初恋啊,就这样结束了。

        “我有点东西,你一定会想听听。”

        陈瑶乡嘴上说不听,两只耳朵却竖起来,她听到身后传来吴凌的声音。

        “陈瑶乡真的被他包养了?”

        以及清澈冷静的声音,那是姜醒。

        陈瑶乡浑身血液仿佛僵住,她紧紧抿着唇,眼底震惊。

        epzww.com      3366xs.com      80wx.com      xsxs.cc



        yjxs.cc      3jwx.com      8pzw.com      xiaohongshu.cc



        kanshuba.cc      hmxsw.com      7cct.com      biquh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