元尊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危险试探在线阅读 - 第十七章别扭

第十七章别扭

        厚重的檀木门紧闭。

        姜醒抬头看那门一眼,又缓缓收回目光。

        她心里清楚荣景叙是什么样的人,知晓他的阴晴不定。

        姜醒沉默回到自己办公室。

        此时荣景叙站在落地窗前看着姜醒,她背影纤细,和昨天晚上一样脆弱狼狈。

        荣景叙薄唇抿紧,眼底情绪复杂让人猜不出来。

        姜醒有着一颗强大的心脏,她回到办公室重新整理那些文件。

        她查询有关西郊的资料,打算猜测出来荣景叙到底想要干什么。

        姜醒处理一个下午,一无所获。

        董微敲门来提醒她下班,“姐,你整个下午都没从办公室里出来。”

        姜醒一忙起来工作难免不计较时间。

        她看一眼腕上的手表,“荣总今天晚上有个饭局。”

        姜醒迅速收拾好自己的衣服和包,董微叫住她,“姐,你干什么去?”

        “荣总已经走了。”

        姜醒匆匆脚步停下来,“走了?去哪了?”

        董微摊开手无奈一笑,“我也不知道,不过好像是荣总自己开车过去的。”

        姜醒皱着眉,猜不透荣景叙心里到底想的什么。

        夜色浓郁,姜醒开着车行驶在公路上。

        她有荣景叙饭局地址,这家酒店是荣景叙投资,一般见重要客户才会过来。

        姜醒陪着荣景叙来过几次。

        姜醒径直走向前台,她推推眼镜,“我是荣总的秘书,我叫姜醒。”

        “姜小姐,您这边请。”

        雅间内,门一推开,一股酒味涌出来。

        几个人喝的歪歪斜斜,经理愣了一下,没想到这几位爷这么能喝。

        姜醒皱着眉,视线去寻荣景叙。

        荣景叙算得上酒品好的男人,他坐在沙发一侧,手撑着脑袋。

        “姜小姐,这怎么处理?”

        姜醒一一打量过那些人,精准认出每位老总,她叫经理去挨个打电话。

        “盛景的林总,雪域的吴总,国山的刘总,还有外贸公司的赵总......”

        经理掏出手机打备忘录,视线时不时抬头看向那几个老总,他要迅速记住每个老总长什么模样。

        姜醒说完,经理看向她的目光带着敬佩。

        这些都是小菜一碟,最难搞的人还在沙发上。

        经理叫来服务生伺候着几位爷出门。

        姜醒走到荣景叙面前蹲下,她抬着头低着声音问荣景叙,“荣总,咱们走吗?”

        荣景叙听到姜醒的声音,缓慢掀开眸子。

        他眼眸幽深,像是深渊。

        神秘又危险。

        屋里的最后一个老总离开,荣景叙坐直身体,后背靠在沙发上,闭目养神。

        姜醒站在身侧,视线滑向荣景叙喉咙。

        她视线看过去一会儿,又不动声色收回来。

        一杯水递过来。

        荣景叙没看姜醒,随手接过来水一饮而下。

        “我去给您买醒酒药?”

        荣景叙抬手捏着额头,眉心,“不必。”

        姜醒没说话,不动声色走到荣景叙身边,“荣总,我来给你按按。”

        修长的手刚要落在荣景叙额头上,荣景叙突然抬手握住她的手腕,“不用。”

        荣景叙短暂一握又松开。

        姜醒的手腕处还有他留下的短暂体温。

        荣景叙很不对劲,放在平时,他肯定忍不住会凑过来和自己亲密。

        事出反常,姜醒更担心他厌恶自己。

        她的工资根本不够姜昕的医药费,姜醒没有选择。

        她要钱,哪怕是用自尊换来的钱。

        她缓慢弯下身体去问荣景叙,“荣总,我们要不要回去?”

        “回哪?”

        “家。”

        荣景叙嘴角冷哼,姜醒话音一转,“不,是回市中心的公寓”

        “烟。”

        荣景叙哑着声音吩咐姜醒。

        姜醒很快递过来烟,又凑近给他点烟。

        微弱火光在姜醒眼里跳跃,忽明忽暗。

        荣景叙抬眸,撞到姜醒的视线。

        她姿态放低,无论荣景叙多无理取闹,她以不变应万变。

        荣景叙的烟递过去。

        姜醒松一口气,她宁愿荣景叙发脾气,可眼下这种冷让姜醒更恐惧。

        他眯着眼打量着姜醒,“怕什么?”

        姜醒坐的规矩,一双湿漉漉的眸子望着荣景叙。

        她对他了解,知道怎么对症下药。

        荣景叙沉默一瞬,突然抬手捏住姜醒的下巴,他唇凑近,“不记得我那些警告?”

        “记,记得。”

        姜醒的脸在他手下变形,虽然疼姜醒却松口气。

        荣景叙嘲讽出声,“就这么迫不及待爬上别的男人车?”

        别的男人......车?

        姜醒脑海里很快过一遍这几个熟悉的字眼,她聪明一点就透。

        “荣总,你误会了。”

        “哪里误会?”

        姜醒眼圈微红,“昨天顾时律是去警局接我出来。”

        “警局?”

        荣景叙手上动作松开,下一秒又被姜醒抓住。

        她握紧荣景叙的大手,目光顺着荣景叙的胳膊望过去。

        那双眸子水润又可怜,像是下一秒就要落泪。

        “是李成江。”

        荣景叙的手没抽回来,任由她这般握着。

        “他想要和我同归于尽。”

        荣景叙指间的烟雾缓缓向上,他勾唇嘲讽一笑,“就凭他?”

        姜醒脖颈处贴着创可贴,是昨天晚上李成江用刀留下的痕迹。

        伤口结痂,小拇指的长度。

        索性伤口避开要害。

        荣景叙视线看过去,又不动声色掐灭烟。

        姜醒不吵不闹,昨天晚上荣景叙还在陈瑶乡那。

        她懂事听话能忍让。

        荣景叙抬手轻抚她脸颊,姜醒抬头看向他,“荣总连句辩解的话都不让我说吗?”

        “你已经说了。”

        姜醒清楚在荣景叙主动伸手的那一刻,荣景叙的气已经消了。

        “我知道您忙。”

        姜醒垂眸,长睫毛在苍白的脸上落下一道阴影。

        两个人心知肚明昨天的忙是在忙什么。

        姜醒十分懂得攻心为上。

        她装着可怜,步步让荣景叙的心逐渐卸下防备。

        “下次直接打电话给我。”

        荣景叙又点支烟,指腹凑近,姜醒香味萦绕在身边。

        姜醒姿态低去尘埃里,一双温润眸子媚而娇。

        任哪个男人看了都会忍不住,荣景叙猛地凑过去,霸道的吻落下。

        姜醒欲拒还迎,伸手推他胸口,“荣总,别在这儿。”

        “这儿是什么地方?”

        “谁的地方?”

        姜醒面对他的追问,缓缓开口,“你的。”

        epzww.com      3366xs.com      80wx.com      xsxs.cc



        yjxs.cc      3jwx.com      8pzw.com      xiaohongshu.cc



        kanshuba.cc      hmxsw.com      7cct.com      biquh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