元尊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危险试探在线阅读 - 第九章他心里没底

第九章他心里没底

        曾经记忆翻涌,喜悦悲伤一股脑冲出来。

        姜醒忍着情绪小心翼翼收起笔记本,如果有朝一日能够重启当年的项目,姜醒希望自己能够洗清父母的清白。

        项目牵扯多年之前一桩旧案,浮华真相之下是皑皑白骨。

        抽屉合上,董微来敲门。

        “姜醒姐,约好下午去顾氏集团。”

        “知道了。”

        ——

        下午两点。

        姜醒带着人准时出现在顾氏集团楼下,秘书带着她去顶楼见顾时律。

        带路的秘书正在接电话,陪着笑应付着顾时律的莺莺燕燕。

        顾时律处处留情,传闻最近和某个二线女明星来往密切。

        眼下两个人绯闻满天飞。

        姜醒对这些八卦新闻不感兴趣,是听身边人说着玩的。

        她依旧穿着沉闷的深蓝色及膝长裙,白色衬衫和同色系收腰西装。

        董微紧跟她身后。

        “姜秘书,您请。”

        姜醒礼貌一笑,“麻烦您了。”

        门推开,姜醒迈开腿走进去。

        顾时律正在接电话,一口一个宝贝哄着,奈何耐心不够,正烦躁皱眉。

        他回头一看到姜醒,瞬间更烦了。

        “哟?找上门来了?”

        顾时律不理会电话另一头还在哭着的女人,挂断电话走过来。

        “姜小姐这是......”

        顾时律不安套路出牌,平时也不屑于穿正装,倒是偏爱花色衬衫。

        此时他衬衫扣子松开几颗,胸口肌肤若隐若现。

        是健康的小麦色。

        顾时律打量着姜醒,嘴角勾起来的笑却是嘲讽。

        姜醒公事公办,找出合同说明来意,“顾总,顾氏和荣氏的药品生意以后我来负责。”

        顾时律虽看不上眼前女人,却还是接过来合同认真看起来。

        他随意翻翻,“荣景叙愿意把这么重要的生意给你做,看来你们关系不一般。”

        他一语双关,恨不得对着姜醒吹一声口哨嘲讽。

        顾时律心里啧一声,荣景叙还真是不挑,什么女人都能下手。

        姜醒脸上挂着得体疏离的笑容,无视他的话,“顾总不要忘记过两天要参加合作宴会。”

        顾时律嘴角的笑消失,眼底冷漠一片。

        好,好你个姜醒。

        顾时律手落在腰间,强忍不悦装大气,笑着点头,“没问题,我肯定去。”

        姜醒带着人刚要走,身后突然传来顾时律漫不经心的声音,“荣景叙要知道你一个副总就准备跳槽,他会怎么样?”

        顾时律办公室有一张台球桌,他擦拭着球杆,弯腰利落一杆。

        球入洞。

        顾时律抬头看着姜醒挑眉一笑,很是得意。

        姜醒微微一笑,抬手推下黑色框架眼镜,“荣总如果知道顾总为了抢西郊的地准备挖我,恐怕心里又多几分信心。”

        顾时律下意识握紧球杆,脸色彻底冷下来。

        姜醒一击即中,顾时律如果有信心拿下西郊,又怎么会想到花重金挖自己?

        理由只有一个,他心里没底。

        “顾总球技不错,我先走了。”

        姜醒得体一笑,点头转身离开。

        门关上,董微替姜醒捏一把汗,“姐,顾时律的脸都绿了。”

        顾时律不仅脸是绿的,眼下一股火直冲脑门,看什么都不顺眼。

        他抬手摸着后脖颈,她姜醒算个什么东西三番五次顶撞自己?

        顾时律烦躁挑起一支烟,“姜醒,很好,我记住你了。”

        姜醒从顾氏大楼走出来,眉头微皱。

        她和顾时律的梁子就这么结下了,以后的工作恐怕不好开展,少不了要“斗智斗勇”。

        姜醒跟顾氏的药品项目是荣景叙亲自下达任务,她回来第一件事是去汇报情况。

        门还没推开便听到里边传出来的吵闹声。

        原来跟项目的是李总,李总心不甘,一定要找荣景叙讨个理由。

        荣景叙把玩着手里的青花瓷,听着他的抱怨。

        “荣总,你不能不明不白拉我下来,你这不是伤了咱们集团这些老人的心。”

        李总三两句话藏着掖着,意在说明荣景叙只爱美人不爱江山。

        药品项目油水多,放在谁身上,谁也不会轻易放手。

        荣景叙项目给姜醒,这不是变着法给她送钱吗?

        荣景叙耐心擦拭着手上的青花瓷,听到他这句话抬头看他一眼,“伤谁的心?”

        李总一愣,全公司都是荣景叙的,他只手遮天还需要看谁的脸色?

        也只有他们这些上有领导下有员工的中层管理受夹板子气。

        李总刚要说出去的话又被噎回去。

        荣景叙点支烟,视线缓缓看过去,薄唇轻启压迫感十足,“项目让你继续跟只会砸我荣氏招牌。”

        “我念着你是荣氏老员工,有些事不搬台面上讲,但你不能不明白。”

        荣景叙点到为止,李总挑起一侧眉看向荣景叙,视线又不敢看过去。

        他从药品项目里捞多少油水,他心知肚明。

        李总心里恐惧,额头冒出冷汗。

        荣景叙难道都清楚?他既然清楚又为什么不处理自己?

        李总正一脑门子官司,又听荣景叙开口下逐客令。

        “还有事吗?”

        李总擦着额头上的汗,灰头土脸点头,“没了,荣总,那我先去忙了。”

        “嗯。”

        李总出门恰好和姜醒撞个正着,他看姜醒自然鼻子不是鼻子,眼睛不是眼睛。

        姜醒礼貌打招呼,“李总好。”

        麻子脸上肉一横,嘴角冷哼出一个字眼,“呵。”

        李总不屑于搭理姜醒,忍着气甩胳膊离开。

        姜醒推门而入。

        屋里安静,荣景叙视线跟着她走到眼前,烟灰在指尖抖落。

        “如何?”

        “还算顺利。”

        荣景叙似笑非笑地看向姜醒,“顺利就好。”

        姜醒没接话,红唇抿紧不说话,心里明白荣景叙这是把她架在火上烤。

        全公司上下都在传他们关系不菲,眼下荣景叙又给她个“肥差”,那些老家伙自然不服气。

        省不了要一顿折腾,受罪吃亏的恐怕只有自己。

        姜醒心里虽然知道荣景叙只拿她当工具人利用,眼下鼻尖却一阵泛酸。

        荣景叙从不讲感情,一切只从利润出发,向钱看。

        “过来。”

        荣景叙招手,姜醒迈开步子走过去。

        下一秒整个人落入荣景叙怀里。

        “别,别在这儿。”

        epzww.com      3366xs.com      80wx.com      xsxs.cc



        yjxs.cc      3jwx.com      8pzw.com      xiaohongshu.cc



        kanshuba.cc      hmxsw.com      7cct.com      biquh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