元尊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危险试探在线阅读 - 第八章 别过界

第八章 别过界

        茶室安静,气氛却一触即发。

        顾时律目光像猎豹一样紧盯着姜醒,眼眸更深处是对这个女人的不屑。

        “副总。”

        “呵。”

        姜醒放下茶盏,礼貌一笑又缓缓起身,“顾总已经给我答案了。”

        她起身走向门口,却在门前停下来,“顾总既然打心里瞧不起我,又何必大费周章叫我过来?”

        顾时律冷笑出声,抬眸看向那人。

        姜醒微微侧头,露出漂亮的脖颈线条。

        “好一个狮子大开口。”

        顾时律点烟,半眯着眼睛笑着嘲讽,“你愿意当荣景叙的狗,我不拦。”

        姜醒抿唇一笑走出门,眼底逐渐冷下来,心里有股火涌上来。

        果然那些人说的没错,他就是个混蛋玩意儿!

        秘书凑到顾时律面前,顾时律冷声骂他滚,“都怪你出的馊主意,副总?我看她是疯了。”

        “一条狗也敢跟我叫嚣?”

        顾时律越想越气,手上的打火机扔向墙面,“她还真是拿我当猴耍!”

        ——

        姜醒去医院的路上接到荣景叙的信息,要求她晚上去市中心的公寓。

        公寓刚装修好,前两天姜醒过去验收。

        算着日子荣景叙刚搬进去不久,今天不是特殊日子,荣景叙怎么会打电话过来?

        他宠幸自己一向有自己的时间规律。

        姜醒拿人钱,骨头自然也是软的。

        她输入密码换鞋走进房间里。

        客厅没开灯,书房的门没关严,光从缝隙里溢出来。

        姜醒放下包,脱下衣服先去洗澡。

        热水澡冲到一半,那人推门进来,姜醒无处可逃。

        荣景叙满手细腻,他姿态冷而沉着,明明是做着那些让人脸红的事,那张脸依旧冷冰无情。

        手上倒是不留情意,毫不手软。

        身体紧密相贴,姜醒弄湿荣景叙的衬衫。

        他衬衫本就松松垮垮挂在身上,胸口扣子早就错开。

        姜醒一丝不挂,一双眼睛柔似水。

        他人在姜醒身后,大手扭转姜醒下巴,细密又霸道的吻落下去。

        姜醒沉迷他温柔动作中,眼神迷离。

        荣景叙心跳规律,声音低沉却出奇的好听,“见顾时律了?”

        姜醒冷了一瞬,裸露的肌肤瞬间起一层鸡皮。

        她眼底情欲逐渐消退,唇妆花掉。

        “荣总。”

        荣景叙指腹擦去她嘴角处的痕迹,一双温润的眸子挑起,“嗯?”

        他声音不冷,动作温柔,薄唇似笑非笑。

        没有一个女人不会因为此刻的荣景叙心动。

        姜醒也一样。

        她低着头,任由自己的身体挂在他身上,他体温热,姜醒的身体却越来越冷。

        他声音在姜醒头顶,“胆子够大,顾时律也敢招惹?”

        姜醒长睫毛颤动,没想到荣景叙竟然连这件事都知道。

        她主动跟着顾时律走,又开出一个他绝对不答应的条件。

        顾时律肯定气急败坏。

        姜醒是拉仇恨,意在顾时律面前刷存在感转移注意力。

        商场上各凭手段,从不分阴谋阳谋。

        姜醒还没开始行动,矛头刚露出来却被荣景叙看清了。

        姜醒小声嘀咕,“我这是为荣总分忧。”

        一双湿漉漉又无辜的眸子看向荣景叙。

        姜醒不用多做什么,一颦一笑一个动作就能勾的人心痒。

        她善用媚,有时却对顾时律没用。

        顾时律大手托起她下巴,低头眯眼打量着姜醒,“以为我会护着你?”

        姜醒脸扭曲变形,她依旧盯着那人目光,“是。”

        “为什么?”

        一双细长的玉藕手臂去勾荣景叙脖颈,红唇落在他胳膊上,那双眼睛媚而娇。

        姜醒声音浅而妖,“因为我有用,因为你舍不得。”

        荣景叙对姜醒这副身体的占有欲强烈,姜醒唇停留在他唇前一厘米处。

        荣景叙垂眸看她使尽浑身解数讨好自己,嘴角冷笑一声,“姜醒,别过界。”

        他声音冷,低头看向姜醒的目光带着嘲讽,“永远别试图猜我心思。”

        砰。

        门关上,浴室里的温度缓慢消散。

        姜醒肩头水珠蒸发,她眼角湿润,又释然。

        她这种人有什么自尊呢?

        每次姜醒即将迈出去那一步,荣景叙会毫不犹豫将她打下深渊。

        姜醒穿好衣服推门出去,光着脚走进卧室。

        夜深沉,那人毫不怜香惜玉,他用行动警告姜醒时刻知晓自己是个什么东西。

        不,是连个东西都算不上。

        只不过是个工具。

        姜醒在夜里紧握着床单,试图迈出界限的脚再次收回来。

        脑海里是荣景叙的那句话,“姜醒,别过界。”

        第二天一早,姜醒脸上挂着笑容做早餐,开车送荣景叙去公司。

        荣景叙在车里接到公司秘书的电话,脸色阴沉的可怕。

        姜醒脸色苍白,现在两条腿还是软的。

        荣景叙下车之前扫一眼姜醒,“身体不适?”

        姜醒暗自磨牙,脸上撑着一抹笑,天真无邪,“没,身体很好。”

        “那就好,顾时律那边你带人去交涉。”

        姜醒眼里闪过一丝惊愕,只不过一瞬间又迅速恢复正常。

        这就是京城生意人。

        两个人背地里抢地盘抢的头破血流,却毫不影响面子上的其他生意。

        这其中的错杂关系让人摸不透。

        总而言之一句话,商人冷漠无情,只要有钱赚,利益会让杀父仇人站在统一战线。

        “我知道了。”

        荣景叙迈开长腿往前走,姜醒平静心情,心里默念但愿顾时律那个小祖宗不是个记仇的人。

        姜醒刚到秘书室,荣景叙的微信消息弹出来,“别让他碰你。”

        “知道了。”

        姜醒深知荣景叙有洁癖,顾时律又是个出名的多情公子哥。

        但很显然荣景叙多虑了。

        姜醒微微勾唇,荣景叙是不清楚顾时律看向自己的目光有多嫌弃。

        姜醒打电话给手下的人。

        “董微,去接手顾氏集团的人,交涉之前的药品生意。”

        药品两个字触痛姜醒心中某一处伤,她抿唇强压下去情绪。

        她手指紧紧握着桌角,缓和好一会儿才坐下。

        姜醒略带颤抖的手打开抽屉掏出一本笔记,厚重泛黄。

        笔记摊开是密密麻麻的化学公式。

        姜醒指腹轻轻摩挲着那笔记本,像是通过这种痕迹能够触碰到那些陈旧的过往......

        epzww.com      3366xs.com      80wx.com      xsxs.cc



        yjxs.cc      3jwx.com      8pzw.com      xiaohongshu.cc



        kanshuba.cc      hmxsw.com      7cct.com      biquh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