元尊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段誉修仙传在线阅读 - 第153章 九阳神功(合章)

第153章 九阳神功(合章)

        第154章九阳神功

        “晓芙,你可算回来了。”

        金顶大殿内,灭绝师太端坐于金色蒲团上,冷峭的眼神变得柔和。

        在她面前,站着一位肤色雪白、长挑身材的美貌女子,正低头不安的弄着衣角。

        她便是消失了几年的纪晓芙。

        段誉意味深长的看着这位纪师姐,心道师姐藏的可真深,出去几年不声不响的把孩子都生下来了,将峨眉上下全部蒙在鼓里。

        “师父,徒儿近些年在外一直追寻倚天剑和屠龙刀的下落.”

        纪晓芙小心翼翼道:“前些日子徒儿与武当派俞二侠等人追杀天鹰教妖人至海上,遇到了张五侠。”

        “失踪十年的张五侠已有了下落?”

        事关屠龙刀的下落,灭绝师太无暇细问纪晓芙个人情况。

        纪晓芙忙点头:“那张翠山娶了天鹰教的妖女殷素素,还生了个儿子,名为张无忌.”

        “昆仑派何掌门质问金毛狮王谢逊的下落。”

        “张五侠本不承认,谁知那小孩说,谢逊是他义父,并没有死!”

        灭绝师太一听到“金毛狮王谢逊”的名字,又惊又怒,喝道:“他在哪里?”

        纪晓芙吓了一跳,忙道:“张五侠明明知道金毛狮王谢逊的下落,却瞒着不肯说,如今被俞二侠带回武当了。”

        当年屠龙刀在江湖上掀起轩然大波,引得武林各派争夺,厮杀不断。

        最终屠龙刀被天鹰教夺得,在王盘山上举行扬刀大会。

        岂料杀出个金毛狮王谢逊,以狮子吼将王盘山群雄全部震成白痴,抢走了屠龙刀。

        自此谢逊和屠龙刀在武林中消失。

        同时消失的还有武当的张翠山,以及天鹰教的殷素素。

        不用说,屠龙刀在他们中的一人手中,找个没人的地方躲起来了。

        “谢逊这恶贼!”灭绝师太眼中如要喷出火来。

        灭绝师太俗家姓方,是河南开封“金瓜锤”方评的妹妹。

        据说方评种田读书,从不和人交往。

        十几年前却好端端的被谢逊所杀。

        兄长方评之死,对灭绝师太的性格变化造成了极大影响。

        杀兄之仇不共戴天,灭绝恨不得手刃了谢逊。

        此时听到关于谢逊的消息,不由火冒三丈。

        “师父息怒!”

        静玄师太上前安慰。

        灭绝不愧是修行之人,默念了几句佛经,很快平静下来。

        她轻抬了抬手,冷冷淡淡的问道:“晓芙,一路回来是否顺利?”

        纪晓芙起身,秀雅的脸上带着淡淡的风尘,尚未梳洗。

        “回禀师父,弟子一切安好,只是回峨眉途中,有一伙蒙面人想要围攻我,看起来像是与咱们峨眉有仇。”

        灭绝师太眉头耸动,冷哼一声:“宵小之徒!有没有看出他们武功什么路数?”

        纪晓芙摇了摇头:“他们路数极杂,像是少林俗家弟子的武功。”

        俗话说天下武功出少林,少林派的普通武功在武林中广泛流传,即便普通人也练着强身壮体。

        以武功断定是少林的人,不太现实。

        别说是少林的普通武功,就算是大力金刚指,也不能认定是少林所为。

        十年前武当派的俞岱岩,被大力金刚指废了四肢,武当也没去少林报仇。

        这些名门大派,不会容易轻启战端,多是有人嫁祸。

        灭绝师太皱眉想了想,道:“明日敏君假装去武当送信,静虚多带几个人跟在身后,看看能不能引出这帮人。”

        灭绝师太是出了名的护短,容不得有敌人暗中对峨眉下手。

        否则,真有峨眉弟子落单,说不动便会被贼人得手。

        但凡是峨眉的敌人,务必灭之绝之!

        “是,师父!”

        丁敏君和静虚等人出声应道。

        这种事,她们不是第一次干了,流程熟悉的很。

        见师父如此,纪晓芙心中暗暗紧张。

        给杨逍生了个女儿的事,她是一句也没敢提。

        她很清楚自己师父的脾气,本想一走了之隐姓埋名的。

        但自己身为峨眉弟子,又不能不回峨眉派?

        在江湖上,各大门派的人低头不见抬头见,迟早会遇到。

        只怕到时候更加麻烦。

        所以纪晓芙将女儿杨不悔放到了娘家,独自返回峨眉派。

        “还有两个月便是张真人的百岁大寿。”

        灭绝师太看向静玄:“等静虚她们回来,静玄你代为师去一趟武当山向张真人祝寿,顺便向张五侠打听一下谢逊的下落。”

        峨眉与武当,两派之间可以算得上是世交!

        当年张三丰初遇郭襄,一个是名门世家的高贵小姐,一个是少林寺藏经阁的扫地小僧。

        郭襄那一笑,成了张三丰永远的白月光。

        数十年后,二人各自开宗立派,相互扶持。

        一个创立了武当,开宗立派;

        一个创立了峨眉,青灯相伴。

        武当派有一条门规:武当弟子不得与峨嵋派弟子动手。

        殷梨亭和纪晓芙的姻缘,使得武当、峨眉两派亲上加亲。

        金顶大比落幕后,灭绝师太开始训话。

        她明确表示:只有得到屠龙刀和倚天剑,才能光大峨眉,驱逐元廷,匡扶汉室!

        这一课,灭绝师太上的声情并茂。

        一众弟子听得热血沸腾,纷纷高喊口号。

        段誉也跟着举臂喊了几句。

        当年他虽然杀了蒙古大汗蒙哥,蒙古人灭宋的势头却没有受阻。

        蒙古人经过一番内斗后,最终忽必烈胜出,建立大元,灭了南宋。

        江湖势力,如何能与千军万马抗衡?

        郭靖、黄蓉战死襄阳,中原武林遭遇浩劫,丐帮因此没落。

        中原大势已去,襄阳远走四川,建立峨眉。

        峨眉派的创派宗旨就是为了抗元。

        其实灭绝师太更多的是想要屠龙刀和倚天剑里的武功。

        整个武林,唯有她知晓刀剑的秘密。

        练成九阴真经,自然能光大峨眉。

        至于匡扶汉室,一群女人怎么匡扶?

        尼姑当皇帝?

        和尚或许有可能,尼姑的话段誉不建议。

        少林、武当、峨嵋、天鹰教、明教……倚天剑,屠龙刀,皆在段誉的脑海中浮现。

        不过,他如今可不会那么心软,什么闲事都要管一管。

        抗元固然重要,但又不是他一个人的事。

        更何况以自己目前炼气一层的修为,再去杀蒙古皇帝,有心无力。

        这世上的人每天生老病死,若与自己无缘,各依天命便是。

        峨眉金顶后山。

        山崖边不远处,就是段誉的住处,一座别致古朴的木屋。

        小屋建得很美,透着一股古色古香的美,周围是茂密的竹林,宁静而隐蔽。

        灭绝师太之所以让男弟子居住此处,避嫌是一方面。

        峨眉派毕竟全是女子,有个大男人混在其中,于诸位女侠清名有损。

        一旦风言风语传出,其害无穷。

        第二天清晨,天还未亮,段誉睡梦正酣。

        他一向习惯睡觉睡到自然醒,静玄师太忽然闯进来。

        “师弟,起来练功了!”

        静玄师太身材高大,神态威猛,虽是女子,却比寻常男子还高了半个头。

        她手提三尺青锋剑,毫不客气的上前,把段誉从榻上拽了起来。

        段誉实在无奈,只能苦着脸,慢腾腾的爬起来,来到竹林。

        他自幼到了峨眉,没有觉醒前,是静玄师太一把屎一把尿将他拉扯长大。

        静玄师太今年四十岁,仅比灭绝师太小一岁,是峨眉派十二位静字辈师太之首,也是所有四代弟子的大师姐。

        静玄是灭绝的大弟子,但看起来更像是灭绝的师妹。

        段誉曾询问过静玄师太,明白了其中秘辛。

        静玄十四岁时,带艺投入峨眉,想要拜入风陵师太门下。

        但当时风陵师太已是晚年,不再收徒,于是让十五岁的灭绝代为收徒。

        当时风陵师太只有两个弟子,孤鸿子和灭绝,二人又是情侣关系。

        当师父的往往最了解自己的徒弟。

        风陵师太担心自己死后,峨眉派男子得势,被资质平平的孤鸿子掌控,使峨眉在江湖中降格。

        于是让灭绝收静玄为徒,相当于多了个助手。

        静玄成了灭绝收徒,自然不会觊觎掌门之位,还能协助灭绝,防止孤鸿子有野心。

        风陵师太死后,十五岁的灭绝当了峨眉派掌门,一切按照预想中那般进行。

        只是谁也没想到,没几年孤鸿子便死了,还把峨眉镇山神剑倚天剑给丢了。

        如今的峨眉派,掌门灭绝之外,便是静玄的身份地位最高。

        灭绝师太虽是掌门之尊,平日里,多数时间,仍旧潜心武学,甚少理会俗务。

        峨眉派上下事务,皆由静玄打理。

        便是原轨迹中六大门派围攻光明顶,也是灭绝带队,静玄担任峨眉派总指挥。

        丁敏君仗着自己是峨眉俗家大弟子的身份,屡屡打压师妹,怼天怼地。

        但她从来不敢怼静玄一句。

        木屋的东边是山崖,西边是竹林。

        便是平常段誉练功之处。

        “师弟,你明明很有练武天赋,为何一直藏拙?”

        静玄提着一柄霜寒长剑,步履轻盈,面色冷肃。

        金顶大比上,段誉的表现大大出乎她的意料。

        便是师父灭绝,在事后也亲自询问她什么情况。

        段誉摇头苦笑:“师姐,也知道,我们男弟子在峨眉是没有出路的,即便表现得再好,又有什么用?还不是干些粗活?你看赵师兄,人都瘦成了竹竿。”

        “师弟莫要如此想,掌门对你还是期待的。”静玄向他抚慰一笑。

        昨夜灭绝师太特许她传授段誉“灭绝双剑”和“四象掌法”。

        怀着这个隐隐的期望,静玄一大早起来,便过来督促段誉练功,传授峨眉绝学。

        一听要学灭绝师太新创的剑法,段誉不由皱眉,露出不以为然之色。

        灭绝双剑是灭绝师太自创的峨眉派剑法。

        剑法看似凌厉绝伦,其实并不精妙,段誉看不上眼。

        金顶大比上,丁敏君使的便是灭绝剑法,漏洞百出。

        段誉轻松一剑破了她,刺得她哇哇大哭。

        “怎么,想偷懒?!”静玄挑了挑入鬓的黛眉,眈眈的瞪着他。

        她虽对这个师弟疼爱异常,但却不会做那败儿的慈母。

        到了练功场上,翻脸无情,可是一个严师。

        见她挑眉瞪眼,煞气隐隐,段誉笑了笑:“师姐,我自己学会了一套剑法,不如咱们切磋一下?”

        静玄隐隐明白了师弟的意思,这是瞧不上师父的剑法。

        当下点点头,缓缓提剑,森冷的寒意顿时涌出。

        段誉心下微微一怔,倒有些意外,不想静玄师姐竟有如此功力,显然内功已登堂入室。

        其实静玄师太是武林中有名的高手之一,内功深厚,擅长剑法和拂尘。

        她在江湖上的名望地位,与昆仑、崆峒等派的掌门分庭抗礼。

        段誉手上缓缓提剑,松垮垮的虚立,令对面的静玄皱眉不已。

        如此握剑,亏得没被外人看到,徒惹人耻笑。

        “小心了!”

        静玄檀口微张,清叱一声,剑随声至。

        一点寒光直刺段誉中宫,姿态优雅曼妙,如同剑舞。

        段誉微一凝神,有神识加持,眼前的一切变得十分缓慢。

        静玄的长剑似是悠悠缓缓的递过来,如同电影慢放。

        若是以往,等到长剑临体,段誉只需身体轻晃,以优雅的姿势快如闪电的躲过这一剑。

        但现在,段誉不敢装逼。

        只因自己这副身体修为太浅,远远跟不上自己的神识反应速度。

        他需得提前行动,免得有心无力。

        剑招已出,便是连绵不绝,静玄一剑刺空,身随剑走。

        她莲步轻踏,顺势一抹,横削其身,隐隐的轻啸声响起,乃剑刃划破空气所发,剑速之快,可见一斑。

        虽然她剑光如电,迅如奔雷,但其剑法,比之当初的郭襄,差距太大。

        在段誉眼中,灭绝师太所创的这灭绝剑法,实在太过垃圾。

        脸上微微一笑,手中长剑登时一亮,迅疾无比,由下至上,叮的一声恰中静玄剑身。

        静玄急忙扭身回剑之际,却发觉已有一点寒芒凝于自己眼前。

        段誉提剑凝立,剑尖抵在静玄身前咫尺,只需他稍稍一送,她便躲闪不及。

        被长剑所指,静玄师太脸庞不但不见怒容,反而满是欣喜,赞叹道:“师弟,你的剑法远胜师姐了!”

        段誉连忙收回长剑:“师姐,莫要这么说。”

        “师弟你这剑法颇为奇特,再来一次试试!”

        静玄想要深入试探一下,这位段师弟究竟用的什么剑法。

        长剑锵然出鞘,顺势而出,一道寒光在空中闪现,匹练般削向段誉。

        段誉轻退一步,差之毫厘让过剑锋。

        剑尖划出的寒气令他不由泛起一层鸡皮疙瘩。

        “小心了!”

        静玄吐气开声,踏前一步,身躯一扭,一股劲力自腰间升起,向上传至手臂手腕。

        “嗡!”的一声,剑尖轻颤。

        两朵银花绽放于段誉身旁,灿烂夺目,罩向他周身大穴,避无可避。

        静玄已是使出浑身解数,毫不留手。

        她成心要看看自己一手调教出的段师弟本领到底如何!

        段誉看出了静玄的想法,当下不再藏拙,开始认真展示。

        寒光一闪,剑如闪电。

        两道剑花刺出,但见青光激荡,剑花点点,便似落英缤纷,四散而下。

        静玄手中长剑被荡开,一点寒芒再次停驻在眼前。

        “师弟,你这是什么剑法?”

        “为何与我峨眉剑法相似,却不尽相同,更为精妙?”

        静玄还剑归鞘,脸庞满是惊奇,仔细打量着段誉。

        段誉早已想好了理由,笑道:“郭襄祖师梦中传授我几套武功,其中这一套剑法,名为落英神剑。”

        “桃花岛的武功?”

        峨眉开派祖师郭襄,世人皆知其外公是东邪黄药师。

        郭襄融合多家武学,自创了峨眉派几门功夫,自然有桃花岛一脉武功的影子。

        静玄虽觉匪夷所思,却仍点了点头:“若非亲眼所见,定不会相信有这种奇事!”

        他是修佛之人,这种神奇的事听多了。

        更何况峨眉郭襄祖师,她是亲眼见过仙人的。

        托梦这种事,相比遇到神仙,太过寻常。

        只是她不明白,郭襄祖师为何会托梦给段师弟。

        是因为他长得帅吗?

        静玄没有再试,几次三番栽在师弟手中,也不是什么光彩之事。

        “静玄师姐,这套落英神剑我传给你吧。”

        “不可!”静玄当场拒绝。

        “师弟,你福星高照,得郭襄师祖庇护,梦中传艺,实乃我峨眉之福!”

        静玄一向清冷的脸如冰雪融化,欣喜与安慰之色满布其上。

        她是真心为段誉感到高兴。

        静玄待段誉如姐似母。

        见她不愿学,段誉长长一叹,道:“师弟记忆力一向很差,若是几日后忘了此剑法,当真是一大遗憾,师姐你就行行好,学去吧!”

        被他这么一说,静玄也有些着急。

        如此神妙的剑法,若是失传了,岂不可惜?

        静玄黛眉微蹙,再三思索后,才答应学了这门剑法。

        桃花岛的武功,算起来也不算别派武功吧?

        更何况是郭襄祖师托梦所授?

        相信师父会理解的。

        静玄忽然抬头:“师弟,你剑法虽精妙高绝,然内力不足,却仍是大问题。”

        “若有人使用暗器,或者长枪,便足以克制你的剑法。”

        “当下内功最紧要,你务必要勤加修练内功,我会试着说服师父,让她传授你峨眉九阳功!”

        静玄师太语气斩钉截铁,不容置疑。

        没有内力,便没有轻功。

        便如战场之上的骑兵与步兵,不能进退自如,只能挨打,死路一条。

        “九阳功……”段誉微微一笑。

        他已经在练九阳神功了,而且是全套的!

        《峨眉九阳功》、《武当九阳功》、《少林九阳功》,皆出自《九阳真经》。

        当年觉远大师圆寂之际,蒙呓语部分《九阳真经》经文。

        张三丰、郭襄、无色大师三人在场,分别默记了一部分。

        无色大师武功最高,郭襄所学最博,张三丰当时武功全无根基,正因如此所学反而最精纯。

        是以少林、峨嵋、武当三派,一个得其高,一个得其博,一个得其纯。

        九阳神功启发武当、峨嵋开宗立派的武功,及无色后少林派受益匪浅。

        三派武功各有所长,但也可说各有所短。

        但三派所传承的九阳功,不足《九阳真经》十分一的经文。

        不足十分一的内容也足够壮大少林派,成为武当、峨嵋创派的奠基。

        可想而知,全套九阳神功,如何的逆天!

        可以说,九阳神功乃是天下第一内功!

        虽然九阴真经内功也很牛。

        但九阳神功内力自生速度奇快,内力几乎无穷无尽。

        且能防御反弹外力攻击,练武的速度也会受到极大加成;

        更离谱的是,九阳神功百毒不侵,百病不生,更是疗伤圣典!

        段誉现在修仙速度缓慢,只能先练武功,自然要先练内功。

        九阳神功成了首选。

        再配合降龙十八掌等至刚至猛的绝学。

        谁来了不挨两巴掌?

        段誉元神强大,极易静极生气。

        短短一个月,业已生出一团九阳真气,在丹田内温煦的飘荡,进境之快,已是骇人听闻。

        “内力需得循序渐进,日积月累,但别无他途,你也不必练剑了,定下心,一心增强内力吧!”

        静玄叹了口气,定定望着段誉,透着殷殷之意。

        段誉笑道:“师姐,咱们峨眉有没有增加内力的丹药?”

        静玄没好气的瞪了他一眼,嗔道:“少林寺的大还丹能增加内力,却也仅有三五颗,你想都别想!”

        “大还丹是什么牛马?”

        段誉摇了摇头,迎上静玄清亮的目光,说道:“师姐,我听说有一种丹药名为培元丹,可增强一些内力。”

        静玄清亮的明眸登时一亮,霍然望向他:“培元丹?那可是武林中的神奇丹药,唯有大理段氏有!”

        “传闻吃上一粒培元丹,可增强内力一甲子,少则提升三十年功力!”

        段誉点点头:“对,就是这种培元丹,师弟恰恰会炼制,师姐可否帮忙寻一些炼丹药材?”

        “你会炼制?”

        静玄清亮的明眸微瞪,随即转头四顾,略显几分鬼祟,轻声道:“此事万万不可对第三者说起!”

        段誉微笑点头,心下暗赞。

        静玄的表现,远超他想像。

        自古财帛动人心。

        对于武林中人而言,能够增强内力的丹药,比之武功秘笈毫不逊色。

        匹夫无罪,怀璧其罪,峨眉派不是大理段氏。

        若真让人知道了培元丹的存在,难免会招惹不必要的麻烦。

        说不定灭门之祸,便在眼前!

        他说出此丹,固然是想自己服用,省些力气,却并非主因。

        静玄对自己疼爱有加,这么多年她付出了这么多,若没有一些回报,倒有些对不起她。

        自己也算是偿还一些人情吧。

        段誉了然的点点头,声音放轻:“培元丹的材料也非是寻常药材,有一味主药是百年老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