元尊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叛逆契约兽在线阅读 - 第230章 濒死之际

第230章 濒死之际

        叛逆契约兽正文卷第230章濒死之际察觉到沈意停下了,鹤见初云便转头看了过来。

        “怎么不走了”

        “我……”沈意时间不知道该说些什么,他心里开始慌乱起来,不受控制的。

        就这么一会的功夫,他的头更冷了,仿佛是有人在往自己脑子里浇液氮一样,那强烈的冰冷仿佛要刺穿他的头骨,将脑仁冰封住。

        进入头部的蛇毒也不断抽取着他的力气,渐渐的,就连控制红气都变得有心无力起来。

        “你说话啊?”看到沈意的异常,鹤见初云的神经也跟着紧绷起来。

        “我……”现在沈意该说什么?刚才还说自己没事,只是要一点时间就能好,可这才几分钟?又说自己要死了,没救了,这不纯纯搞笑嘛?

        欲言又止了好一会儿,沈意才镇定了下去,故作轻松道:“没事,只是突然想起什么时候被咬的了。”

        “什么时候?”

        “我又不是钟表,我怎么知道什么时候?”

        “怎么被咬的?”

        “应该……”沈意下意识想要编造场景,但后面反应过来,不耐道:“哎呀哎呀,还废话什么呀,走走走,赶紧给我走。”

        “哦……那……那好。”看沈意这样,她也只能点点头,可还没转身就被沈意往前推了一把。

        “走快点,别问这问那的了。”

        “我不问了行嘛……”

        “你最好这样。”

        双方又陷入沉默之中,沈意专心控制着红气,可红气不断的消化下,他心里越来越绝望了。

        症状没有半点好转,只是恶化的速度减慢下来了一些。

        随着时间的流逝,他的头变得更加冷,导致沈意不由自主地打起颤,上下颚也无法合拢了,四肢更是被人灌了铅一样,每一步都走得极为艰难。

        眼前的世界的开始出现重影,周围青绿的水草渐渐褪色成了白色,一个恍惚,原本的草泽竟然变成了一片冰天雪地,再一个恍惚,冰天雪地又变回了蔽水草泽。

        不知道是不是错觉,淹没了半身的水也让他感到有些冰冷了。

        此刻沈意心里很迫切地想要找到一个比较干燥的地方,不管是什么地方,只要没有水就行,最好是那种火山口,他想跳进岩浆里,来缓解头脑中的那种冰冷感。

        各种各样的幻像在眼前闪过,沈意感觉自己的意识变得模糊起来,甚至没有心思去操控红气了,但他还是强撑着,呼喊鹤见初云。

        “老妖婆……老妖婆。”

        “嗯?”

        “我有一个问题。”

        “什么问题?”

        “以前有没有人被那个紫阎罗咬到过?”

        “有啊。”

        “哦~那一般被紫阎罗咬了以后该怎么办?”

        “等死。”

        “没救啊?”

        “也不是没有救,只是被紫阎罗咬伤后想要解毒可没那么容易……”正要继续说下去,鹤见初云语气一顿,往后看了一眼,脸色有些沉重。

        见状他着急起来:“什么啊,继续说啊。”

        “要天玑玄元丹……”

        “天玑玄元丹?”

        “天玑玄元丹可解万毒,对付紫阎罗的毒性自然不在话下,但所需药材可遇不可求,整枚丹药更是有价无市。”

        “你有没有?”

        “我哪里会有?”

        “……那还有其它的解毒办法没?”

        “还有一个办法。”

        “什么办法,你快说!”

        “用瑞雪碧株莲,银鲤,二十年箭羽草,当归一起熬煮三天三夜,服下后即可解毒。”

        “后面三个我倒是知道,但瑞雪碧株莲怎么搞?”

        “瑞雪碧株莲只有大月国怀州巫里山天池有,而且不一定找得到……”

        “除了这两个办法,还有没有其他办法的?”

        “没有,被紫阎罗咬了尚且有药可救,可如果是被其它的毒物咬了,哪怕药神在世也束手无策。”

        鹤见初云很认真的说着,听完沈意直接沉默了下去。

        这和没救了有什么区别?

        虽然被紫阎罗咬了还有药可救,可那也是提前准备好解药的情况下,要是没有准备的呢?

        就老妖婆说得那些药材,没半个月的时间怎么可能收集全?

        被紫阎罗咬伤者半个时辰的时间后就会毒发身亡,哪里等得了?

        听老妖婆的语气,自己的运气还算好的,至少人们已经研制出针对紫阎罗毒素的解药了,而蔽水草泽中还有大部分毒物没有相对应的解药,被咬了几乎等于被阎王选中,必死无疑!

        现在沈意算是明白为什么几乎没有人敢踏足蔽水草泽了,真就相当于在死神的镰刀尖上跳舞,一个不慎就得死在这里。

        也怪自己事先没有多了解过这蔽水草泽有多危险,仗着有金手指四处浪,早知道就不这么莽了。

        可现在说这些有什么用?

        “所以,这不也是没救了嘛?”

        “嗯。”

        “行吧,继续走。”沈意很艰难地抬起爪子挥了挥,示意鹤见初云往前走,但她没有动,犹豫了一下问道:“你没事?”

        “我没事,走走走。”

        “哦……”她眼里带着一些担忧,但也没有再说什么,转身继续一边探路一边走。

        可没一会儿,她又转过头说道:“如果感觉不对你就告诉我。”

        “知道了,赶紧走。”沈意话语里带着一些不耐烦。

        沉默了一下,鹤见初云不走了,又走到了他面前,取出几枚丹药递到他嘴边。

        “你把这些吃了。”

        沈意自然不会拒绝,张口便将这些丹药一并吞了进去,可它们的药力在体内徘徊了几秒后,就立刻转化成了红气,根本不会进入头部去帮助红气一起去清除紫阎罗留下的毒素。

        毫不客气的说,这些丹药一点作用也没有。

        “怎么样?”

        “我又没什么事,走吧你。”

        “嗯嗯。”

        听沈意这样说,鹤见初云继续走向前方茂密的水草。

        走了大概四五分钟后,她还是放不下心,又停了下来。

        “你真没事?”

        这一下沈意彻底狂躁了,强行抬起脑袋对她怒吼道:“你特么烦不烦啊,都说了我没事,你特么还问问问,问个**,有完没完了?”

        死亡越来越近了,感觉自己大限将至的沈意在恐惧下根本压制不住自己的情绪。

        有关于自己生命的倒计时仿佛在脑子里滴答滴答的响着,有限的时间里,他根本不知道自己该做些什么。

        这不足一米深的水,让他感觉自己身处在大海中一样,越是厌恶,就越是迷茫,只能盲目地前进。

        沈意也知道这一切都是自己咎由自取,不听提醒,他根本没有理由对鹤见初云发火,但他就是控制不住,他不知道自己还能活动多久,但他就想前进,或看着她玩前走,而不是走一下停一下,总问自己还行不行了。

        被他这么一骂,鹤见初云脸色一沉,直接转过身去,如他所愿,后面她都没有再说过话,周围只有水草被拨开的声音,也算得上是安静。

        后面沈意实在受不了了,一个没踩稳哗啦一声瘫进了水里。

        听到动静的鹤见初云回头看了一眼,又看到沈意挣扎从水里站了起来,她嘴巴动了动,想说些什么,但什么也没说,又冷着脸转回头去。

        往后的一分一秒中,对沈意来说都是一种煎熬,蛇毒已经深入骨髓了,他现在全身力气都被抽光了,头冷得连思维都冻住了,他的每一个动作看着比蜗牛都还要慢,就好像是行尸走肉。

        稍微不注意,鹤见初云就会把他落下去好几十米远,也是刻意等待下,沈意才能勉强跟上她。

        也不知道过去过久,鹤见初云用手里的草杆扒开面前的水草,看到后面的场景后,她眸光一闪。

        之前长在前面的水草变得低矮起来,隐约能看到地面,不过面积不大,对面还是茂密到让人无法看到尽头的水草丛。

        这应该是位于蔽水草泽中的一个小岛,上面堆满了干枯的水草杆,还能看到不少潜藏于其中的毒蜥蜴。

        正准备走过去时,距离她身后数米远的沈意也看到这座小岛,原本死灰色的双眼顿时就亮了,振作起精神,罕见加快步伐踉踉跄跄的走了过去。

        “岛……是岛……”

        他仿佛是一位弹尽粮绝,在沙漠行走的旅客,突然间看到了水,眼里满是渴求的光芒。

        好不容易上了岸,他第一时间做的就是对那堆枯萎的水草张开嘴巴。

        咕隆隆~

        沉闷的声响从喉咙中发出,他想喷出龙息点燃面前的枯草,但嘴里吐出的不再是猩红的龙息,而是滚滚黑烟。

        黑烟带着刺鼻的味道弥漫开来,吓跑了不少栖息在这片小岛的毒蜥蜴。

        “龙息!龙息!”沈意在心里怒吼着,托着已经到达极限的身躯,用出此刻他能用出的最大力量,想要将龙息喷出。

        但可惜的是,龙息还是没有出现,反而让黑烟更浓了。

        就这样持续了一分钟左右,浓浓黑烟中终于亮起了一抹火光,成功点燃了面前的草堆。

        做完这一切,沈意直接瘫痪在地,一动不动,但他还没有死,缓过劲来,他用意志力撑着,也等不得火势蔓延,直接将脑袋埋进了火堆里炙烤着,想要以此来驱赶脑子里的寒冷。

        可这又有什么用?他根本感觉火焰的温度,脑子里的寒冷依旧持续着,加剧他的痛苦。

        鹤见初云没有阻止他,就静静的看着。

        叹了一口气,她坐在他旁边幽幽问道:“你还有多久才能好?”

        沈意闭着眼睛,他现在什么都没做,连用红气去清除脑子里毒素的力气都没有,直白的说,他现在已经在等死了。

        听到她的声音,他只用嘶哑的嗓音道:“好不了了。”

        “你……”鹤见初云一怔,此刻也难以描述她脸上的神情。

        “还你什么你啊,真好不了了,要死了。”

        “你不是……说小意思吗?”

        “这……”沈意也不知道该怎么回答,呆了半天才来了这么一句:“我大意了……”

        “剩下的路你就自己走,我走不了了,太难受了……”

        “你在开玩笑?”

        “我没开玩笑,是真的,真走不了了,过不了多久就死了,你继续往前走,要是我死了你修为废了,就别想着复仇了,找个像稻果乡一样的地方,安安稳稳把这一生过了就行。”

        沈意的语气虚弱,但也格外认真,鹤见初云闻言小手颤抖了一下,眼底闪过一抹不易让人察觉的慌张,但她还是强行让自己冷静下来。

        “你又在骗我是不是?”

        “我……”沈意头往上抬了一下,但下一秒又无力地埋了下去。

        “你信不信我也……唉,反正我马上就要寄了。”

        “……你想做什么告诉我便是,我都满足你可好?快起来。”

        “你别拉我,我冷得很。”

        “那你别无理取闹了!”

        “我无理……算了……”

        “玄厉!”

        “老妖婆,我问你件事。”

        “你问。”

        “就是那个……契约兽要是死了……真的能重回兽灵间?”

        说话间沈意嘴里吸了一大口灰,但现在他也懒得在意这些了,强撑着模糊的不能在模糊的意识,满怀期待的等待对方回答。

        而这个问题出口后,鹤见初云彻底慌了,呆呆望着他。

        半天没听见她的回答,沈意顿时恳求起来。

        “老妖婆,你别墨迹了,你说出来让我安安心心的去死行不行……我特么真受不了,太折磨了哎哟……”

        话音落下,她回过神来,但没有立刻回答,而是更加用力地去拽他的翅膀。

        “你先起来,起来了我就告诉你。”

        现在沈意哪里起得来?他一点力气没有,又冷又累的,感觉连说话都在耗费生命力,见她如此说,沈意干脆把头埋得更深了,一动不动的,等着死亡到来。

        沈意这样,无疑是对鹤见初云表明了他这是来真的。

        此刻她和他一样,慌张之中也多了几分恐惧。

        她恐惧沈意死后自己的修为尽废,成为一个普通人在这浊世里蹉跎半生。

        更恐惧以后的冬天里只剩她一人独行在皑皑白雪上,再也听不见沈意的吵闹声。

        “玄厉!玄厉!你给我说话!”

        “……”

        “听见没有?”

        “……”

        “我求你了,你别死,你醒醒!看一看我,好不好?玄厉!”

        “……”

        “我已经告诉过你了,我不知道,我真的只是从众人之口听来,是真是假无从得知,你别做傻事!”

        说着说着,她眼眶渐渐红了,而沈意也终于开了口:“哦,这样啊……看来我只能自己去实践了,就是可惜了,我仇我还没报完呢……”

        虽然语气听着依旧虚弱,但重新听到他说话,鹤见初云还是忍不住欣喜起来。

        “好好好,我给你报仇就是了,想怎么对我都行,但你总得先起来不是?”

        “……”